想上天堂吗?被我抽几百个巴掌就可以了!

近日,韩国一则新闻上了搜索网站的热搜。一位名叫申玉珠的牧师,被判刑六年。女牧师?被判刑?这还是报姐读到过的,为数不多和女性牧师有关的新闻案件。那么,申玉珠是谁?又犯了什么事儿?

想上天堂吗?被我抽几百个巴掌就可以了!

在仔细介绍申玉珠前,想先给大家说说韩国的宗教团体。

从世越号沉没后爆出的各种邪教阴谋论,再到朴槿惠‘闺蜜’崔真实的父亲是邪教首领的传闻,韩国社会从日本殖民时期,到二战、南北内战、美国驻军这么多年间,发展出了数以千计的宗教团体。

这其中,基督教的信众,占到了韩国人口的 30%。韩国,也是世界上除了美国之外,向外派驻传教牧师最多的国家。

在韩国国内,甭管教会的大小,都可以用富甲一方来形容。有的教会成员,甚至会将一个月收入的 10% 捐给教会。他们来自韩国社会的各个阶层,有首尔大学的毕业生,也有普通的劳动工人。

许多人把教会当成了精神堡垒,诸事都会询问牧师的意见。大学考哪里,结婚对象合不合适,连出轨分手,都会向牧师忏悔,以此想要洗清自己的‘ sin 罪恶’。

但和我们在欧美电影里看到的,牧师是上帝福音的传递者和训诫者不同,韩国的小教会,通常都有一个‘领袖’,他们也自称为‘救世主’,是上帝的化身。

 

据韩国基督教异教研究院的朴亨泰主席介绍,目前韩国大约有 50 位教会领袖不是声称自己是‘基督转世’,要不就说‘神就是我’

对咱中国老百姓来说,‘神就是我’这种话,完全当听笑话一样略过。但对信奉耶稣的韩国信众来讲,信仰领袖的力量,几乎不可抵挡。教会领袖都说自己是,那便是了。

而最开始提到的那位名叫申玉珠的牧师便是这些‘基督神棍’中,一位做的非常‘出类拔萃’的教会头子

 

申玉珠牧师背后的教会,名叫恩惠路教会 Grace Road Church。这个教会在 2002 年成立,申玉珠主理,说自己是上帝化身。据教会的官网介绍,她是圣经博士(还有博士???)、希伯来语、希腊语专家,神学博士们无法解开的高深教义,她都能信手拈来,是真理的代言人。

但圣经的教义,信奉基督教的教徒们都知道个七七八八,如何从无数教会突围,建立自己与众不同的教会特色,是教会吸引教徒的关键。

申玉珠和她的同僚们,另辟蹊径,想到了一个神奇的主题:韩国会有战争和大饥荒,大家信我不仅得永生,还能逃过今生的大饥荒哦

 

前面也说到了,韩国的历史非常动荡,甚至可以用憋屈来形容。到了现代,自杀率居高不下,社会竞争大,许多人信仰宗教,也是为了从高压的社会生活中找到精神支柱。申玉珠,可以说抓住了信众的焦虑点,反复输出 ” 带大家逃离苦逼 ” 的主题。”A world only God is God 这里的上帝才是上帝 “,成了恩惠路教会的主旨。不过,‘这里’,却并不是韩国,而是申玉珠口中的‘世外桃源’、‘宇宙中心’、‘最纯洁的土地’,位于南太平洋的岛国,斐济。

 

好好的韩国教会,扯什么斐济?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国家,怎么就成了申玉珠的传教内容了?

 

一个教会的有效运作,离不开钱。钱从哪里来?自然是信众的口袋中。但搞到了钱,又怎么用?申玉珠和她背后的恩惠路教会,可没少想法子。

前面提到,韩国的派驻出国的传教牧师非常多,遍布世界各地。而恩惠路教会,正好隶属一个名叫 GR Group 的跨国集团(恩惠路集团)旗下。这个集团,以基督教团体行善事的名义,将分部和投资重心,选在了基督教人口占到 53% 左右的斐济。

申玉珠一边在国内反复对信众宣讲,斐济是上帝所在的地方,另一边,把教会资金投资到了斐济。当地小到餐厅,大到总理部门的建筑物,都有恩惠路教会的投资支持。

斐济官方背书,韩国信众人数蹭蹭上涨,申玉珠的教会事业越做越大,但越来越多的投资,也意味着资金和斐济当地人手的短缺。她和同僚们生出一计:不如,把信徒们运到斐济去

但让一个在单一文化里生活已久的韩国人,移居千里之外的海岛国家,谈何容易?申玉珠,使出了她最擅长的‘布道技巧’。

 

最开始进教会的信徒,都会走一套名叫‘ threshing 脱谷’的仪式。就像丰收后麦穗需要打一打,每周的弥撒宣讲会上,申玉珠都会让信徒上台,讲述他们的困惑和‘罪孽’。讲完后,她亲自上阵,反复扇信徒的耳光,意思是将对方的罪孽打走。

 

有时,她甚至会让母女互相抽耳光,‘洗清彼此的怨恨和罪孽’。这样的集体批斗抽耳光反复进行多次,洗脑的入会仪式便完成了。

洗脑仪式结束,申玉珠开始对深信不疑的信徒们进行第二阶段的‘布道’。她反复强调逃离罪孽、逃离饥荒、逃离战争的重要性,而作为上帝化身,她已经找到了最后的净土斐济。去斐济,洗净自己的罪孽,参与上帝的工作,便能获得永生。

 

于是,从 2014 年开始,申玉珠和她的恩惠路教会,在收取每个教徒两万五千美元的费用后,陆陆续续将超过 400 名教徒们,送到了斐济。而 GR 集团,也已经在斐济投资了超过 1000 万美元。

带着进天堂愿景移居斐济的信徒们,却迎来了地狱般的生活。

家破人亡,母女反目

2014 年,正在美国念书的李诗妍接到母亲的电话,希望她能回韩国,和自己去斐济度假旅游。因为父亲癌症过世,母亲也有癌症前兆,她赶了回去,希望能够陪在母亲身边。

但没想到的是,母亲的召唤,其实是一个骗局,她想让‘过于西化’的女儿能够有点信仰,一起去斐济过安逸的日子。李诗妍说:” 回韩国参加的第一场布道会我就觉得不对劲,因为申玉珠一直在说世界末日,要去斐济避难。”

拗不过母亲,她跟着去了,却没想到,一下飞机护照就被收走,被拉到了条件恶劣的居住场所。她和母亲,还有其他一起去的信徒们,成了恩惠路教会在斐济的廉价劳工。

 

被限制行动、被限制食物,李诗妍在斐济度过了一段十分黑暗的日子。她曾经试图报警,但被掐断电话后,教会的人对警察说她是韩国来斐济疗养的‘疯女人’,不要理她。

直到她趁着看门的人不注意,跑到警察局联络上韩国大使馆,才拿着临时护照逃回了韩国,至此也再没有见过母亲。被母亲骗去‘天堂’,差点下了地狱,回到韩国后,她将恩惠路教会的行为曝光,终于揭开了丑陋的一角。

之前逃走后躲起来的信徒,匿名接受采访,回忆了家人在‘脱谷’时被打到脑出血的经历;也有和李诗妍相似的女性,从海外被骗回韩国,被打耳光洗脑,要和家人一起‘去天堂’;还有在澳大利亚的韩国前信徒说,和自己一起信教的家族朋友,为了去斐济,不惜卖掉家产,从此消失在社交圈中。

 

韩国的媒体制作了和恩惠路教会相关的纪录片,将申玉珠在集会里狂扇耳光,宣扬世界末日的画面一一曝光。但直到去年八月,韩国警方才在机场将申玉珠和她的几个随从们逮捕。

一年后的现在,证据确凿下,申玉珠被判 6 年监禁,可许多韩国民众并不满意这样的轻判。一个邪教头子,暴力洗脑、骗钱骗人,甚至把老人打得脑出血,让信徒们家破人亡,居然才坐六年牢?

也许大家还要问,那恩惠路教会在斐济的生意还在继续吗?在,并且丝毫不受影响。记者问到斐济官方对申玉珠被判刑的看法时,他们表示,一切在斐济展开的经济活动都是合法的,他们会严格监督。

民族身份认知的混乱、民众精神上的饥渴,以及疾苦无处宣泄的苦痛,让无数宗教团体在韩国有了发展的土壤。而当焦虑与金钱产生了联系,人群的脆弱,正好被申玉珠这样的神棍们,利用殆尽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怪味屋_带你看遍世界各国奇葩美食 » 想上天堂吗?被我抽几百个巴掌就可以了!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如果喜欢这篇文章就打赏一下作者吧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苏公网安备 32072302010113号